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搜索
图片展示

病房里的“课堂”

发表时间:2020-10-23 12:38:42 来源:生命时报
病房里的“课堂”

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科护士   施慧敏

“护士您好,能借我个接线板吗?”已是晚上11点了,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护士站。

“请问你是哪一床的?”因为从没见过这张面孔,我问道。“我是37床王教授的学生,我今天刚和师兄们过来,电脑没电了,病房里的插座又全插满了,王教授让我来护士站找您借一下接线板。”他说。

我没有马上去拿接线板,而是转身走向37床。果然,意料之中的场景又出现了——5个学生围在37床的周围,一人一台电脑摆在床边,还在小声讨论着。“哦,是小施护士啊,他是我学生,今天才来的,所以你觉得面生……”王教授对我说。

“王教授,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嘛,这一次住院您一定要注意休息!”“嗯,好滴,好滴……小施啊,就剩最后一个讨论点,我讲完就好……哎,小施,接线板哦。”然后,他又埋头去看自己的电脑了。我无奈地摇摇头。

王教授瘦高个儿,皮肤白皙,文质彬彬。30多岁的他,已经是学校里最年轻的博士生导师,非常了不起。但是很不幸,病魔却向他伸出了魔爪。他的手术很顺利,但是病理分型不太好,术后必须进行化疗。

第一次见到王教授那天,我正在巡视整层楼的病房。看见他输液快结束了可他自己却毫无觉察,我赶忙上前进行更换。当时他坐在床上,拉开餐板,手上拿了一叠纸,在专心地翻阅。

我好奇问道:“王教授,您这在干嘛呢?”“他在改论文呢!”王教授夫人接过话说。他本人则沉浸在思索中,连头都没抬。

“都生病了还要工作啊?”“领导都在关照让他休息,他自己放不下学生啊,才出院一个月就上班了。”

“王教授,您也太辛苦了。幸亏我们护士不用搞什么科研,再说我的学识也跟不上。”我对他说。

“小施,你错了,所有的研究最终都是要用于实践的。其实你在这个病区工作这么多年,每天都在做研究,只不过你还不会收集数据、分析数据。”作为他的管床护士,我竟然也慢慢变成了他的学生。他让我去看书,和他谈想法,讲讲最近护理病人的体会,整理自己的护理笔记。渐渐地,我也有种做研究生的感觉……

整个化疗的流程终于结束了。但不幸的是,药物并没有阻止肿瘤的生长。慢慢的,王教授变得越来越瘦弱,但依旧坚持来做治疗。他夫人说,他回家还会去中医院开药。他对健康的渴望是那么地强烈,却又这样不顾健康地坚持工作,两种情感特别矛盾,但放在他身上,却又那么自然。在痛苦的治疗过程中,但凡身体有一点好转,他就会看资料、记笔记、见学生……很多时候,我们做护士的都很心疼,希望他能好好休息。

很可惜,王教授最终还是没能战胜病魔。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记得他坐在病床上、趴在餐板上看论文的样子。


病房里的“课堂”
“护士您好,能借我个接线板吗?”已是晚上11点了,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护士站。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内容合作分发媒体

关于我们   隐私声明   联系我们

车秀传播&费米医学实验室版权所有 © 2017-2019  ICP备案号:沪ICP备1500715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