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搜索
图片展示

传染病为何爱上船

作者:费米医学 发表时间:2021-01-11 11:15:27 来源:生命时报
传染病为何爱上船
来源:生命时报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  王晟

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全球,“钻石公主”号、“至尊公主”号、“红宝石公主”号、“世界梦”号等邮轮相继暴发大规模病例,令人心惊。回看历史,船与传染病一直以来都有着不解的孽缘。

约700年前的黑死病就是以船为导火索,蔓延了整个欧洲。1347年,意大利西北海岸的热那亚共和国卡法城暴发鼠疫,城内一大批人乘商船逃离。10月的一天,3艘来自热那亚的商船终于在西西里岛墨西拿港靠岸。码头工人爬上商船,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甲板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分不清死活的躯体,有的浑身长满黑色大包,脓血将衣服和甲板粘在了一起,成群的老鼠正啃咬着这些残骸,而那些尚存一口气的船员正在绝望地呻吟。

随着其他商船陆续到达欧洲各地,鼠疫“点燃”了整个欧洲,1347年11月攻破法国马赛,1348年1月攻破意大利威尼斯和比萨,两个月后又攻破了佛罗伦萨,随后传遍法国、西班牙、英国、德国、希腊、丹麦、挪威、冰岛,乃至埃及、大马士革、麦加、也门等中东地区,1352年甚至传进了俄罗斯。据《科学美国人》意大利版报道,欧洲最后一次出现鼠疫是在1944年,其源头是一艘停靠在塔兰托港口的英国轮船。该船航行过程中,一名水手死于鼠疫,船长没有将此事上报,获得了停泊、卸货及上岸的许可。几天后,当地军队出现了鼠疫病例,之后市民也感染了。

约170年前,美国商船“泰孔德罗加”号也成了疫情传播的场所。1851年,澳大利亚迎来第一波淘金热。1852年8月4日,“泰孔德罗加”号由英国利物浦出发开往澳大利亚,然而航行了不到一周,船上便暴发斑疹伤寒。8月12日,出现首个死亡病例。由于拥挤、通风不良、卫生状况恶劣,越来越多乘客染病,最终数百人感染,一百多人丧生,其中包括86名儿童。“泰孔德罗加”号变成了一座漂浮着的瘟疫之城。在海上经历了地狱般的90天后,11月5日,“泰孔德罗加”号高高升起要求检疫的黄旗子驶入菲利普港,此时船上的粮食和药品已消耗殆尽。

病患陆续被转移至岸上的帐篷接受治疗,情况开始好转。澳大利亚政府迅速在海滩上建起简易的检疫站,征用两所民宅作为医院,还购买了一艘废船用作检疫。那些海滩检疫站一直保留到20世纪初。

100年前,史上最可怕的“1918年大流感”也有海运的身影。1918年9月7日,一艘来自波士顿的美国军舰抵达费城,士兵蜂拥而下去城里散心,没人留意到他们当中有两个人在咳嗽打喷嚏。3天后,军舰上多了14名“同病相怜”的士兵,更为不幸的是,最早得病的两人死后两周,病倒的士兵突破了600例,越来越多人反复高烧、咳血,病情急剧恶化,没多久,海港内确诊人数就已升至1500,死亡30人。然而,费城并未对军舰实施封闭隔离,甚至在9月28日如期召开了20万人参加的战争筹款大游行。3天后,费城31家医院人满为患,13周后死亡人数超过4500,同年11月,这一数字突破1.3万。随着军队的频繁调动,该病很快横扫北美洲、欧洲、亚洲、巴西和南太平洋,不到一年就席卷了全球,1918~1919年间,全球近4000万人因此丧生。

近年来,邮轮上也发生过传染病肆虐的情况。2003年10月20日,英国游轮“奥罗拉”号从南安普敦起航,到达西班牙帕尔马。船上暴发了诺如病毒感染。诺如病毒可通过接触传染,传播速度快,短短几天便有494名乘客和17名船员感染。为防止病毒扩散,乘客们只能呆在船舱里,每天由戴着口罩和手套的餐厅服务员送饭,豪华游轮成了隔离医院。

2019年1月,诺如病毒又袭击了美国“海洋绿洲”号。该船于1月6日从美国卡纳维拉尔港启程,当时船上已有人出现不适;8日停靠在海地后,人们上岸吃了自助午餐,晚上就有乘客呕吐不已;9日抵达牙买加,但乘客不允许下船;10日,邮轮取消了接下来的行程。最终,船上共有277人感染。根据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数据,2002~2019年,仅美国就有6.6万人在邮轮上感染诺如病毒。

为何传染病总是找上轮船呢?专家认为,轮船的密闭环境使其换气高度依赖通风系统,但多数轮船未使用负压通风,以致成为传染病的温床。此外,内部格局、消杀不合理也使人群聚集的轮船更容易传播病毒。在各类疫情的警示下,人们的健康意识不断提高,软硬件和消杀程序得到改善,愿船与传染病的孽缘能早日了结。


传染病为何爱上船
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全球,“钻石公主”号、“至尊公主”号、“红宝石公主”号、“世界梦”号等邮轮相继暴发大规模病例,令人心惊。回看历史,船与传染病一直以来都有着不解的孽缘。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内容合作分发媒体

关于我们   隐私声明   联系我们

车秀传播&费米医学实验室版权所有 © 2017-2019  ICP备案号:沪ICP备1500715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