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搜索
图片展示

我的生命我做主

作者:费米医学 发表时间:2021-01-17 11:40:28 来源:生命时报
我的生命我做主
来源:生命时报

开栏的话:人生总有终点。当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最想得到什么?是生命的延续,还是实现未能完成的愿望?既然死亡不可避免,与它“和解”吧,平静、温暖、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让逝者和生者都了无遗憾,这便是安宁疗护要解开的“心结”。

北京大学首钢医院老年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李开来

在南下的动车上,看着《死亡如此多情》,接到了科室群中9床去世的消息,意料之中,但情感上却难以接受。因为她是我的前辈,是我的榜样。

老人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曾在北京医院工作,后因丈夫工作变动,从北到南、从南到北不停地迁移,退休前只是一个卫生室的普通医生。老人身患两种肿瘤,与疾病抗争到90岁,转到我们科时已经是晚期,肿瘤甚至在体外可见。老人一直思路清晰,自己的病情、治疗都是本人说了算。

刚来时,我陪她检查,每项检查的目的她都分析得出来,顺便聊聊家常。老人问我:“你说,我还能出院吗?”“能,咱们还有好多办法呢。”我当时真这么想,因为老人精神很好,从不说哪里不舒服,每次问都是“我很好”。但随着检查结果一项项地报危急值,我不再乐观——这是全面崩溃的表象。我知道,老人回不了家了。

治疗十余天后,老人一大早给女儿打电话,让她马上来一趟。女儿问能不能下班后再来,她不容质疑地说:“不行,必须现在来,立刻,马上!”女儿匆匆赶来,老人只一句话:“停止输液,让我走吧。”

我来到老人床边,拉着她的手问:“很疼吗?憋气吗?哪里不舒服吗?”“没有,我很好。”还是那句话。我没有放弃,“您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想输液了吗?”“我知道我快不行了,哪里都不舒服。不要再做无谓的治疗了。”其实,这时候的她已经进食困难,每天只是喝一些水和营养液,但却坚决不下胃管。

“好的,我答应您。”

“你说我能活半个月吗?”

“嗯……咱们争取。”

“5天呢?”

“应该可以。”

“来得及了。”她转头望向女儿。女儿向我解释,老人的儿子正从西藏往回赶。

第二天,老人的女儿早早在病房等我:“我昨天一晚上没睡着,您帮我劝劝她,不能不输液。她根本不听我们的。她精神那么好,真的就到终末期了?”我理解家属的心情,我知道舒缓医疗对家属同样有必要,于是我俩面对面地坐下。我告诉她:“您的心情我理解,这些顾虑我也曾有过。因为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不输液就像放弃了一样。”

我看着她的眼睛,继续解释到:“但现在我不再这么想了,因为我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尽量让老人舒服,减少痛苦,而继续输液对她来说是痛苦。”

“怎么会?”老人的女儿略带疑虑。“她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全身代谢和循环越来越差,此时补液会加重心脏负担,周身水肿明显,她会憋气,会躺不下。老人对自己的病情非常了解,哪些治疗难受、哪些她能接受,表达得非常清晰,在这一点上我们听她的、顺着她的意思,您说好吗?”看着她犹豫的神情,我补充说:“虽然不输液了,但咱们没有放弃,还要口服营养补充剂。您母亲有个心愿是等着儿子,所以她会坚持喝营养液的,一些必须的营养物质都能得到补充。”至此,老人的女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再纠结老人不输液,儿子也在两天后赶到病床前。

在儿女陪伴数天后,老人走了。老人临终前,每天查房时我都会拉着她的手说几句话,真诚地告诉她:“您是我的榜样!我是您的粉丝。”她的手越来越苍白,握手的力量越来越弱,但总会给我一个温暖的笑容。肿瘤晚期的高龄老人,一直用笑容遮掩她的痛苦,带给周围人安慰。她承受了多少?她有着多大的勇气和力量?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她做到了。


我的生命我做主
开栏的话:人生总有终点。当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最想得到什么?是生命的延续,还是实现未能完成的愿望?既然死亡不可避免,与它“和解”吧,平静、温暖、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让逝者和生者都了无遗憾,这便是安宁疗护要解开的“心结”。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内容合作分发媒体

关于我们   隐私声明   联系我们

车秀传播&费米医学实验室版权所有 © 2017-2019  ICP备案号:沪ICP备1500715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