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注册
搜索
图片展示

九大因素预测骨折风险

作者:费米医学 发表时间:2021-03-31 12:37:42 来源:生命时报
九大因素预测骨折风险
来源:生命时报

受访专家: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宋纯理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运动医学科主任医师 吕红斌

本报记者 张健

为什么有些人的骨头很“脆”,即使轻微的外伤也可能引发骨折?近期,瑞典隆德大学科研人员在《骨与矿物研究杂志》发表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瑞典脆性骨折发病率达27%,人群以中老年人和绝经后女性为主,部位以小臂和手骨折最常见,其次是髋部、下肢、足部。专家表示,全球脆性骨折都呈上升趋势,我国情况也不容乐观。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中国老年医学会骨与关节分会骨质疏松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宋纯理告诉《生命时报》记者,脆性骨折是指在没有明显外伤或轻微暴力情况下,身体骨质部位出现断裂的情况,随着缺少户外运动、久坐等不健康生活方式增多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我国脆性骨折患者越来越多,最严重的就是髋部骨折。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领导的一项对全国4.8亿城镇人口医保大数据的分析显示,2012~2016年的短短5年间,55岁以上人群髋部骨折病例增加了3倍,住院总费用由6000万美元飙升至3.8亿美元,增长了6倍。“脆性骨折像山体滑坡一样,不到山坡倒塌的那一刻,身体表现和常人无异,一旦滑坡发生,骨骼就像山崩地裂,难以挽救。而且一旦发生一次骨折,后续骨折的风险会成倍增加。这也是为什么老年髋部骨折患者一年内死亡率高达20%,且存活者中50%留有残疾的重要原因。”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运动医学科主任医师吕红斌也提醒,对我国老年人来说,引发骨折的最大问题是骨质疏松症,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中至少三成存在骨质疏松问题。更棘手的是,骨质疏松因发病隐匿,不容易觉察,而且治疗时间长,病人治疗依从性差。

上述隆德大学的研究分析发现,年龄大、女性绝经、体重指数低或高、闲暇时间体育锻炼少、工作繁重、独居、吸烟酗酒、曾经骨折以及骨折家族史,可以作为预测未来20年发生脆性骨折的危险因素。吕红斌将这9个因素与临床上偏向于评估骨质疏松性骨折的11个风险因子对比发现,该研究排除了风湿性关节炎病史、长期服用糖皮质药物病史、骨质疏松性骨折因素,而将体重指数、直系亲属50岁后发生骨折作为新的危险因素,评估范围更加宽泛,可用于普通人群自测骨折风险。

1.闲暇时间体育锻炼少。每多一次体育锻炼,都可降低随后几年的骨折风险。值得注意的是,体育锻炼少只在年龄较大的人群中显示为骨折风险因素,这可能是因为体育锻炼对老年人有保护作用,如减少骨质流失;也可能是对老年人来说,体育锻炼作用更显著。宋纯理表示,中年人工作较繁忙,但身体机能已开始下降,而且从40岁开始骨量下降速度较快,应该从中年开始就加强体育锻炼,增强骨量。

2.工作繁重。繁重的工作会增加未来骨折风险。吕红斌表示,高负荷工作可能导致骨折等职业伤害发生率的增加,应注意工作的强度和性质,避免过度劳累;从事重体力工作的人还应减少其他骨折危险因素。

3.缺少社会支持和精神压力大。独居、孤独和中年朋友少会增加未来骨折的风险,尤其是独居。总的来说,缺少社会支持和精神压力大带来的骨折风险增加了10%;在中年人中,风险增加27%;在老年人中,增加了6%。吕红斌表示,中年人应适当增加社交。

4.吸烟和饮酒。烟酒都是骨折的风险因素,吸烟者比不吸烟者的骨折风险高16%~20%。吕红斌提醒,烟、酒会增加男性骨折风险及髋部骨折风险,戒烟、限酒,甚至戒酒,对骨健康十分重要。

5.体重指数偏低或偏高。体重指数为体重(公斤)÷身高(米)的平方,其与骨折风险呈U形曲线关系,即非常苗条和非常胖的人,骨折风险较高。这是因为适量皮下脂肪和肌肉对骨骼有保护作用,而体重指数过高(≥30)的人,骨骼负担较重。此外,不是所有脂肪都能起保护作用,内脏脂肪不起作用,腹部肥胖还增加风险。

6.年龄大。成年人中脆性骨折的发生率随年龄的增长而增加。研究显示,年龄每增加一岁,风险升高6%。吕红斌表示,年龄是不可控因素,但年龄相关的骨质疏松症却可以预防;同时,年龄越大,越可能出现骨折相关慢性病、社交减少、独居、运动量减少、体重降低等骨折危险因素,需控制好相关风险。

7.绝经。研究显示,女性骨折风险增加了88%。绝经后妇女由于雌激素水平降低及维生素D生成量和活性降低,会导致骨量迅速丢失和骨钙含量减少,导致骨质疏松性骨折风险增加。宋纯理提醒,女性绝经期后,除了补钙和维生素D等,还需加强肌肉力量、平衡能力的锻炼。

8.骨折史。有骨折史的人群比普通人群再次发生骨折的风险高2~10倍,且死亡风险也因反复骨折而增加。更可怕的是,这一风险将持续很多年:20~50岁发生过骨折的女性,70岁后骨折风险大大增加;18岁之前有过骨折的男性,35岁以后发生骨折的风险明显增高。宋纯理表示,骨折史被称为“迫在眉睫的骨折风险”,尤其是骨折后1~2年内,再次骨折风险非常高,其中髋部和椎体骨折风险比普通人群成倍增加。

9.骨折家族史。直系亲属50岁后有骨折病史的人群,自己骨折的风险增加17%。吕红斌表示,骨折也可能和糖尿病一样,存在相关家族遗传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提醒,上述9种危险因素具有叠加效应,即危险因素越多,未来骨折风险越高,尤其是男性。吕红斌表示,骨折的发生可能会为身体埋下五大隐患:一是突发性疼痛,如腰背痛;二是驼背、胸廓畸形,可能引起胸闷气短、呼吸困难,甚至发绀;三是严重骨折可引起出血、休克、感染、发热;四是可能引起脂肪栓塞、周围内脏和组织的损伤等并发症;五是可能合并脊髓损伤,继发其他严重疾病,甚至危及生命。宋纯理也指出,成年人发生骨折以后,骨量难以恢复到骨折前的水平,目前原因不明。

“骨折虽不是疑难病,一旦发生,没有更好的促进骨折愈合的治疗办法,主要靠预防。”两位专家表示,骨折的危险因素中,既有遗传因素,又有不健康生活方式,遗传基因无法更改,但生活方式和社会状况是可以改善的。建议大家平时进行适度的体育锻炼,尤其需重视保持社交,戒烟、限酒甚至戒酒,均衡膳食,不要太瘦或太胖。


九大因素预测骨折风险
为什么有些人的骨头很“脆”,即使轻微的外伤也可能引发骨折?近期,瑞典隆德大学科研人员在《骨与矿物研究杂志》发表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瑞典脆性骨折发病率达27%,人群以中老年人和绝经后女性为主,部位以小臂和手骨折最常见,其次是髋部、下肢、足部。专家表示,全球脆性骨折都呈上升趋势,我国情况也不容乐观。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内容合作分发媒体

关于我们   隐私声明   联系我们

车秀传播&费米医学实验室版权所有 © 2017-2019  ICP备案号:沪ICP备15007157号-4